第404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火王之王

<link></link>

<output class="mpyj"></output>
经管励志 > 极品风流假太监 > 第404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4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也由他!把那碾来舂,锯来解,把磨来磨,放在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朝云语调忽然激越,带着无奈悲声,“只见那活人受罪,哪曾见死鬼带枷?啊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铁昆仑和傅炎两人大声叫好,百里青云也连连点头,萧辰心中却是一阵恍惚,似乎眼前这个朝云忽然变成了清心,这含悲凄切的小曲儿就是她在唱给自己听的……
       “先生,也赐给我一首诗吧好不好?”朝云唱罢,走到萧辰面前盈盈下拜。
       萧辰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略微思索一下便即吟道,“金喉玉嗓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脉脉掩抑声声思,倾诉平生不得志,低眉垂首轻轻吟,说尽心中无限事。”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曲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几个女孩子这次却都没有喝彩称赞,而是低着头细细品味着诗中的意境,蓦然悲从中来,不可抑制。
       那个抱着一张古琴的女孩儿忽然低声啜泣起来,黄豆大的泪珠儿滚落脸颊,瞬间就打湿了衣襟。
       其他三个女孩儿被她所感,也都眼圈儿泛红。
       “大过节的你们几个姑娘哭什么呀?来来来,都高兴点,我这里有赏!”傅炎摸出一把金瓜子撒在桌上。
       几个女孩谁也没瞧金子,却都怔怔的瞧着萧辰。
       “都怪我扫了爷们的兴了。”那个古琴女孩擦了一把眼泪,强笑道,“先生听什么曲子?”
       “我起一个调子,姑娘可能顺下来吗?”萧辰问道。
       “莫愁姑且试之。”女孩儿调好琴弦,看着萧辰。
       萧辰轻声哼起一个调子,却是那首古老的敕勒歌。
       莫愁眯着眼睛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便即跟着曲调弹奏起来,她的琴技甚为高明,萧辰哼错了音阶,她都能给纠正过来。
       但古琴毕竟不是马头琴,奏出来的声调固然悠扬动听,但却也没有那股雄壮悲怆之意了。
       “先生?也能赐莫愁一首诗不?”一曲终了,莫愁瞧着萧辰嫣然一笑,脸上犹有未干的泪痕。
       “莫愁抱绿绮,西下瑶池中,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卿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江山暮,秋云暗几重!”萧辰很喜欢李白这首诗,随便改动几句,直接赠给这位多愁善感,却名叫莫愁的女孩儿。
       “莫愁想要将这首诗刻在琴上,先生可也许吗?”莫愁反复吟诵了两遍,眼眶又红了起来,轻声软语,央求萧辰。
       “你不怕弄坏了你的琴就行。”萧辰笑道。
       “先生是在跟小女子开玩笑啦。”莫愁破涕为笑。
       “哎哎哎,我说你几个姑娘是怎么回事儿呀?”却是那个老鸨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几个女孩大声教训,“大爷们是来找乐的,可不是看你们一张张苦瓜脸的!赶紧给我笑起来,谁敢再哭,仔细我撕了你们的皮!”
       “喂,我们挺高兴的,也没怪这几位姑娘,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聒噪!”铁昆仑道。
       “是是是,咱们这个园子刚开,这几位姑娘也都是新召来的,不怎么懂规矩,还请几位大爷多多包涵!”老鸨一眼瞧见桌上的金瓜子,眼中登时放光,“哎呀呀,这可不是真金子做的?真是精巧的很,我都没有见过呢。”
       “这都是大爷们赏我们的,就都孝敬妈妈了吧。”朝云就很机灵,过来将桌上的金瓜子全都划拉起来,塞在老鸨的手里。
       “好好好,那我就替姑娘们谢大爷们的赏啦?”老鸨立刻回嗔作喜,喜笑颜开,捧着金瓜子飞快离开。
       “呀,吓死我啦。”朝云冲几人吐了吐舌头,拍了拍胸口,“幸好有大爷们的厚赏,要不然今晚我们几个就糟糕了呢……咱们喝酒行令吧?几个姐姐赶紧就坐,我来做令官!”
       几个女孩儿闻言都是一笑,整理好衣裳,放下乐器,挨着几人坐下,各自拿起酒壶,给几人斟酒。
       “咱们就玩拆字令吧好不好?”朝云瞧着萧辰道,“你是大才子,一定不怕的吧?”
       “有什么好怕的?”萧辰笑道,“输了就喝酒呗。”
       “那好,我是令官,先说一个,大家就按照我的来呀,谁若是乱令或者说不上来的,就罚酒一杯!”朝云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堂上卷珠帘,不知是王家的,还是朱家的?”
       这就是拆字令,酒令中的一种,是将第一句的第四个字拆开,然后用在下面两句中。
       比如朝云这个就是将‘珠’字拆开成‘王’和‘朱’两个字,光是拆开还不行,还必须要能说得通。
       这种文字游戏对于萧辰来说就是个玩,略一沉吟便道,“山上有明光,不知道是日光,还是月光?”
       几个女孩子一起娇声叫好,果然是大才子,才智机敏,一至于斯!
       “那我也来一个吧。”傅炎想了想道,“半夜生孩儿,不知是子时,还是亥时?”
       他其实也是读书人,而且还是万春院的院长,酒场上的老玩家了,玩这种游戏可谓得心应手。
       “有客到馆驿,不知是舍人,还是官人?”百里也是读书人,而且聪明之极,随口一句也合令。
       “我干了!”铁昆仑可没有这三位的本事,二话不说,端起酒来一饮而尽。
       几人一起大笑,气氛就也上来了。
       “这个太难了,我可玩不了,这分明就是欺负我没读过书啊,要不然你们直接灌我酒得了!”铁昆仑大声抗议。
       “也是的,这种文字游戏对昆仑不公平,换一个吧。”萧辰笑道。
       “好呀,那咱们就玩评花筹令吧?”朝云取来一个竹雕的木桶,里面插着二十四根儿令筹,上面是花名和令辞。
       这个就不需要动脑子了,大家伙轮流抽取,抽到什么就是什么。
       “哈哈哈,这个才好玩嘛,我先来!”铁昆仑这才高兴起来,哈哈大笑着抽出了一根儿令筹,大声道,“大家伙都听好了昂!这是杨花令,一笑生春,席间大笑者喝巨杯……特么的!”
       他自己就是笑的最欢的一个……见到令辞就也顿时笑不出来,大家伙却都哈哈大笑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zmlcn.com。

龙源技术:收到工程设计资质证书。
云南丽江宁利村:多措织密疫情“防控网”。
健康为基创新为盾乐事在华首款减50饱和脂肪薯片打造行业领先新品。
行李箱内夹藏199只活龟、7条活蛇,全部截获禁止入境!。
中国公布消除重污染天气行动方案,2025年能完成目标吗?。
支付宝反诈又“上新”了:支持家人互相叫醒。
/丧尸计划/fire星宝/墨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花花酱/[我的英雄学院]将军/鹿见青禾。
/魔神女王的快穿日常/今天周一/诡异守门人/短腿蜘蛛/综漫之希望能够重来/Hawy。
/一一向暖/陌乖/全球灾变:我在末日捡盲盒/天海星梦/昭年/楠木知可依。
/星际剑神/高铁很晃/那年夏天有你真甜/陈沁欢/网游无限属性/伍开。
(徐永新)3月15日,望江中学召开全体教职工大会。
在拔出秸秆的过程中,农场主们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锄头和铲子,跟着伯伯有样学样,一时间竟也有经验丰富的样子。
党委副书记、副校长赵洪东就我校高三二轮复习的情况及复习备考、集体教研等工作进行了汇报交流。
值得一提的是初二二班,他们的板报极有创造力,热血的红与深沉的黑碰撞到一起,令红色变得更伟岸,黑色也仿佛可以沸腾起来,相得益彰。
极品风流假太监,也对高中学习方法和注意事项进行了强调。
   本次新教师教学与管理技能研修暨恳谈会,是校长室研究决策、学术处牵头组织,教学处、学生处、课程处、后勤处等多部门参与的新教师专业提升活动,必将引领新教师尽快适应教学与管理新常态,尽快成为合格教师、骨干教师乃至优秀教师。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