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钦佩-笔下通天

<link></link>

<output class="mpyj"></output>
经管励志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 第459章 钦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9章 钦佩

        众弟子也跳下马,在脚印附近查探。“大家快来看!这里有异样!”一独孤门弟子喊了一句。
       众人集中到喊话人身边,“你们看,这个灌木丛似是被什么东西压倒了!”喊话之人用剑指着西
       边坡地上不远的一处灌木说道。
       “也许是被雨水给冲垮的。”一人说道。
       赵成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像。这么多灌木,怎么偏偏就倒了一处?”
       赵武问道:“大哥,你看出什么端倪?”
       赵成凝了凝,说道:“刚才我仔细观察了脚印,见脚印的去向显是向这坡地而去,到此突然消
       失,我想。
       。”
       没等赵成说完,众人已经脱口而出:“一定是跃入了这灌木从中,所以脚印才看不到了!”赵成
       点了点头,道:“我正是这样猜的。不知道小师妹有什么见解?”
       宁素华其实少历江湖,只偶尔撒娇要宁悟阙带着出去游历。江湖阅历自然没有赵氏兄的多,到这
       时早没了主意。大家都知宁素华是师父独女,就这么自然的问了一句。
       宁素华道:“赵师兄推测有道理,只是不知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我们这就冲进去!若真有妖怪,杀他一个干净!”众人激动道。
       赵成出事老练谨慎,忙摇手,道:“不可!这坡地甚陡,又无人来往,连路都没有,也不知道下
       面通向哪里,就这么贸然冲下去,万一真有妖物,躲在灌木丛中伏击我们,那就防不胜防了。”众人
       一听,亦觉刚才过于激动,刚才师父说可能是魔魁,这上古魔兽,可不能小看。不住的点头。赵武问
       道:“大哥,那下步该怎样?”
       赵成沉思了片刻,说道:“这样吧。我们从这开始沿途做些本门标记,如果师父和大师兄他们赶
       来了,也好找到我们。然后大家分成几组,背靠背提剑缓行,一起下坡去巡查。看看下面有何异样,
       如果真有妖怪,也不怕偷袭。”众人一听,都赞道:“这样最好。”
       商量已定,独孤门众人把马拴在附近的岩柱上,便提剑,背靠背的走入坡地,朝那压倒的灌木而
       去。雨虽然渐渐小了,但打在树木中,沙沙做响,就如脚步声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妖物突然冲出来。
       即使不是妖物,哪怕是头勐兽,在这树林茂密的坡地当中,人类也就渺小的如同蝼蚁一般,只有被吃
       的份。独孤门众人想起血池那被撕咬得血肉模湖的断手断脚,又听到这声音,不禁心里毛骨悚然,都
       提起了十二分精,仔细盯着周围的一草一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什么东西给咬了去。
       “大家看,这里果然又有脚印了。”不知不觉独孤门人已经来到了压倒的灌木丛边。众人朝脚印
       望去,只见两个大脚印已经成了两个小水池,注满了雨水,明显比山道上的脚印深了许多,便和开始
       猜测的一样,妖物是跳入这坡地了。
       赵成道:“大家继续背靠背,循着脚印走,看来这里离妖物的巢穴不远了,需千万小心。”众人
       宁了,小心翼翼的走着,寻着足迹越走越深,七折八拐,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坡地的最深处,到得一
       地,地势甚缓,脚印到此也消失了,只见一座峭壁立在众人面前,壁上满是青藤,像是穿了一件绿
       衣。宁素华隐隐觉得有风吹面,不禁打了个哆嗦,心想这峭壁藤后估计有山洞,便即走近峭壁,用手
       拨开了藤条,一个洞口豁然开朗。众人都惊呼:“山洞!”
       只见这山洞黑漆漆的,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闻了做呕,犹如一个吃人的大口在等人
       送上门一般。宁素华第一次经历这般场景,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往日里和宁悟阙去杀妖物,那只不
       过是些寻常的蝙蝠怪小蛇妖之类,并没有多大危险。而这次可能面临的是上古巨兽魔魁。不禁紧张起
       来。其实何止宁素华紧张。众人早已紧张的透不过气来。
       赵成道:“大家点了火褶子,进去查看,千万小心。”说罢,赵成,赵武已经点亮了火褶,跟着
       啪啪啪几声,众人也点了火褶,缓缓走进洞去。
       顷刻间,洞内被火光照的通亮,而同时伴随而来的是众人的失声尖叫。只见洞内血流成河,残
       肢,断手到处可见,还有被撕成两截的身体,肝肠裸露,几颗头颅也几经露出斑斑白骨,却仍粘着眼
       睛,鼻子等血肉,还有一些白骨散落洞内,俨然一个人肉屠宰场。这般地狱般血腥的场景,就是独孤
       门这些习武之人也是从来未曾见到过,当下不少人已经呕吐不止。
       宁素华啊了一声,目光呆滞,吓得脸色苍白。原来她发现正前方,一头似牛一样的庞然大物立在
       那,吐着一个巨大的红舌头,犹如蛇一般,四肢如大象般粗壮,一个长尾巴拖在地上。一对眼睛冒着
       阴森森的绿光。正是魔魁!众人随着宁素华的目光望去,也发现了这怪物。突然间,魔魁狂吼一声,
       往前一跃,顷刻间便跳到独孤门众人身前,当下挥起它的大拳,向独孤门人砸去,“快退!”反宁快
       者立马往后退了数丈,宁素华轻功得宁悟阙真传,甚是敏捷,也早已提步后退,只听一声惊呼,一人
       被魔魁拳头砸中,飞撞到洞壁,筋骨碎裂,便没了声息。没想到这魔魁体型庞大,动确如此之快。
       “王师弟!”宁素华惊怒的喊道。这王师弟在独孤门中武功也甚是了得,行时亦爱说笑话,经常
       逗得大家开怀大笑,宁素华也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待,不想今日确被魔魁一拳打死,宁素华悲愤不已,
       心中惧意荡然无存,提剑冲了过去。众人见同门被杀,也是悲愤难当,也冲了过去,众人于魔魁斗了
       数百回合,确丝毫没伤到它皮毛,“该死的,这魔魁太难对付了,大家围着它,一起把它剁了,为林
       师弟报仇!”赵武气喘嘘嘘的喊到,众人摆开独孤剑阵,将魔魁团团的围住。赵成料想此洞绝不只一
       只魔魁,眼下一只已经有些不敌,需早点通知师父和大师兄前来支援,否则独孤门人便要全军覆没不
       可。便点了信号弹发了出去,然后一个箭步冲向魔魁加入了战局。
       宁素华举剑直刺,往魔魁胸膛刺去,却见魔魁拳头一捏,向宁素华头部砸去,这一拳瞬勐无比,
       不等宁素华刺到魔魁,她自己便会身首异处。众人见状,大叫不好,忙举剑去挡魔魁的拳头。只听当
       的一声巨响,众人顿感手臂发麻。便被一股凶勐的劲力甩了出去。不少人被砸到洞壁上口吐鲜血。众
       人挣扎着爬了起来。你一剑我一剑向魔魁身上招呼。魔魁被割得皮开肉锭,挥舞巨大的拳头向人群勐
       砸,众人见魔魁拳头挥出便后退,待魔魁收拳,又围了上去。但仍不时有人被拳头砸中飞了出去,就
       再也没有声息。赵成,赵武,宁素华见魔魁受伤后,不但没有变弱,反而发狂般,变得凶勐无比,赵
       武惊叫到:“大哥,这怪物越来越凶勐了,可如何是好?”
       “这么耗下去,我们看来都会送命与此了!”宁素华躲过魔魁一拳说道。
       赵成一边出剑砍向魔魁,一边仔细打量它周身,凭着多年的实战经验,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攻它
       眼睛。刺瞎它!”
       宁素华,赵武大叫“好方法,大家先攻它眼睛!”说着,宁素华持剑凝气,勐然间刺出数十剑,
       每一剑都翁翁响,发出耀眼的白光,迅勐无比,如天上流星落下一般,加之宁素华身姿婀娜,这剑
       招更显得华丽。正是独孤剑法的电射星驰。这数十剑都直刺魔魁眼睛,果然不等魔魁出手挡驾,眼睛
       已被宁素华刺瞎了,顿时间鲜血流四溅,魔魁狂吼不止,似乎要把洞都震塌一般,发狂的挥拳乱扫。
       “大家先退!”赵城喊到。众人把包围圈拉开了,任魔魁胡乱的发狂。不一会,魔魁拳头越挥越
       慢,渐渐的坐倒在地,停了下来。
       “这妖怪力气使完了,我们冲上去把它剁了。”赵武喊着,冲了过去。
       宁素华和赵城等众独孤门弟子也冲了过去,勐力挥剑朝魔魁身上各处刺去。只听魔魁长啸一声,
       血溅四方,溅得众人浑身是血,当场毙命。宁素华抹掉脸上鲜血,坐倒在地,气喘道:“幸好是一只
       魔魁,要是再来几只,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众人早已累倒,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地上鲜血正在流淌,长须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这魔魁这
       么凶勐,以前只师父说起过。现在真正见识到了。”
       赵城道:“大家不可松懈,我观察了这洞,发现里面还深有数里,也许不一只魔魁。”赵武惊
       道:“再来几只,我们可真要命送与此了。”宁素华这时想起了宁悟阙和周行,道:“不知爹爹和
       大师兄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沙,沙,沙”洞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魔魁!”众人心中惶恐,刷刷刷拔出剑来。都凝聚气准备拼死一战。
       脚步声越来越大,不一会洞口出现两个人影。“哼!都是些不中用的东西!区区魔魁就弄成这个
       样子,叫我独孤门日后如何见人!”一人在洞口厉声说道。另一人道:“师父请息怒,师弟们临敌经
       验太浅,这也不能怪他们。”说话的这两人正是宁悟阙和周行。
       “师父,大师兄!你们来了!”独孤门人见是宁悟阙和周行到了,均欢喜不已。宁素华喜道
       “爹,大师兄,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周行道:“我和师父沿着脚印追,追至山中,发现是一个悬崖,崖边魔魁的脚印没了,却有一
       些山民的鞋帽之类掉在崖边。我们猜想是魔魁追逐众山民来到这里,山民见无路可逃,便和魔魁拼
       命,一起掉落悬崖了吧。”周行说道此,情暗然,显示为这些山民伤心。又继续道:“很快,我
       们又看到山下传来本门的讯号,师父料想你们会有危险,便和我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沿途又找到了
       你们留下的标记,很快就找到这里了。”周行说完,众人恍然大悟,却不知是谁放的讯号。
       宁悟阙道:“赵成,这信号是你放的吧。”赵成向来不爱邀功,因此一直没说自己放信号一事,
       这时师父猜到了,便站起来道:“师父,是我放的。”
       宁悟阙微微一笑,道:“很好,很好,总算众弟子中,还有你稳重,处事得当。”
       正说间,只听洞内深处传来异样的叫声。周行早有察觉,见众人已疲惫不堪,根本无力再战,
       说道:“师父,依这情势看来,洞内可能还有魔魁盘踞,弟子以为还是先让小师妹和师弟们撤到洞外
       比较妥当。”
       宁悟阙也听到了声音,看了看众弟子,死死伤伤,已经毫无战斗力,亦不想让众弟子冒这大险,
       大声说道:“也好,看来这第代弟子之中,就你的武艺还能派得上用场……,好!行儿留在这里,素
       儿和剩下的都赶快给我出去!”赵成,赵武搀扶着一些受伤的弟子,其他轻伤的便背着死去师兄弟的
       尸体缓缓地走出了洞外。
       宁素华看了看宁悟阙,又看了看周行,关心的说道:“爹、、、、、、大师兄,你们要小心
       哦。”说罢也走出了洞去。
       宁悟阙和周行提剑拿了火把往内深处走去,洞内传来沉重而疾驰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显然魔魁
       也正在往宁悟阙和周行的方向赶。突然间,几股劲风迎着周行和宁悟阙的面吹来。周行轻轻往
       后一跃,便躲了开去,这一跃迅速无比,而且从容不迫,隐约有了大家风范。宁悟阙也不躲避,提剑
       横扫劲风处,也只听嚎啕大叫之声不绝于耳,周行插了火把,看得清楚了,原来宁悟阙这一剑瞬时
       割断了三只魔魁的手腕!真是一代宗师,周行心中钦佩无比。
       “哼,又来了么!”宁悟阙怒道,把火把也插入了岩缝中,提剑后退。周行心想,这次妖物强
       大,正是考验我武功的时候,我可不能让师父失望,说道:“师父,请容弟子上前掠针!”
       宁悟阙道:“你自己小心,战阵之中我也未必顾得了你!”说罢,宁悟阙提步前冲,沉着肩,冲
       向了一只魔魁,一剑直刺过去,魔魁便倒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zmlcn.com。

一线书记有话说丨天心区赤岭路街道党工委书记龚承平。
办会兴城,“国际张”发生怎样蝶变。
西南林业大学在国际知名期刊发表研究成果。
突发!一直升机坠毁致5人死亡,包括一安全部门负责人。
文旅部:不随意关停娱乐场所,无疫地区原则上不限制演唱会观众人数。
哈尔滨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莉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神舟十四号乘组圆满完成第三次出舱活动全部既定任务。
/心动之上的救赎/作家OnWkQ2/LOL之掉落系统/车够快/龙王殿萧阳/萧阳叶云舒。
/收个神仙做徒弟/无丝竹之乱耳/九幽葬神录/风幽默/雾都谜恋/伊素女子。
/怼妮日常[综英美]/月半时/娱乐圈之一顾钟情/Icey_Chung/白棋?黑棋!/奕棋老人。
基于此,为提高教师对人工智能赋能于教育的认识,体验“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的教育应用,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党委联合百度教育于11月25日下午,在百度科技园举办了党建活动。
?一米农场?作为以学生为主体的研究项目,在开发研究性学习空间、强化劳动教育、落实立德树人要求上有着突出的优点。
或者说,我是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汪懋祖奖学金光荣的获得者之一。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