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章(下) 钉在了幽暗位面-核动力战列舰

<link></link>

<output class="mpyj"></output>
经管励志 > 出笼记 > 15.01章(下) 钉在了幽暗位面
字体:      护眼 关灯

15.01章(下) 钉在了幽暗位面

        大撤离十四个久蓝星年后,最后一场追击战争,在距离久蓝星五百光年外结束。
       在这最后一次战役中,负责追击的行星宗主一共是十五位,当然这场战役时机,地点,都是由卫铿来选择的。
       监察者采访了卫铿关于此战的看法——卫铿:“追,追你麻皮,追”
       很显然卫铿对久蓝星的“十里相送”,嗯,几百光年的相送,十分感动,准备给他们来个大的。
       …卫铿:“我就算没有七级时空暗能,还能冶炼出别的七级暗能,加上溯源足以和你们打一场”…
       他们的战舰在进入空间折跃区域时候,整个太空中的涟漪突然消散。
       战争迷雾消失,赫然出现在正前方的,是卫铿修复好的山河级别战舰和数百艘太空战舰,连带的大量光子冲击小队。其舰队和兵力分布,在其正前方,左右,上下两侧都有。
       所有一簇簇主炮阵位置,也都闪烁着光芒,虽然各个舰的标准不同,但还是完成了误差不到一秒的齐射。在这第一波打击下,整个追击的久蓝星宗主们阵型解体了。
       久蓝星舰队阵形失去平衡后,在其队列中出现,434大型节点,245665中型节点9745553个小型节点,塌陷成了众多明亮炽热物质球、随后一个个华丽的剑芒从阵形态中放射。
       这个剑阵虽然不及久蓝星“青莲”,但也覆盖了所有久蓝星追击舰队,如同鲨鱼牙齿一样,开始摩擦搅碎一个个硬骨头。
       (久蓝星)各个舰队上所有人看着外壳丝毫挡不住太空空间力量洞穿防护罩,纷纷意识到,这又陷入包围圈了,随后,就是心中埋怨“为什么要追?”
       场面非常灿烂,超过了整个星海近些年来的任何一次舰队战役。
       没有了时空系暗能,但是空间上时空上控制意识还存在。
       卫铿整个太空中明显制造了一百多个火力交点,在这火力交点区域内,方舟和仅存的护卫舰队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
       尤其是在这场暴雨中,突击集群已经贴上来了。
       这些能量光梭,在冲向强能量护罩方舟时,乍一看就如同飞蛾扑火。
       很明显在贴近的过程中,部分出现了被能量湮灭的场景,但是在光梭内的卫铿个体绝大部分都在那最后一瞬间折跃逃出来了。
       随着冲击集群抵达。
       方舟级别战舰,就如同阳光下的七彩泡泡炸裂,
       能量护罩退却后,就如同海水退潮后礁石。
       方舟要塞外壳上一条条佛祖发髻模样的凹凸纹路出现,如同生物一样蠕动。
       仔细一看,这不是方舟战舰自带的设计,而是被细小点(登陆战成员)扭动舰体表面物质。出现的肿胀。
       硕大的战舰,被卫铿集群“叮咬”的全部都是肿包,然后“溃烂”了。
       突入进方舟级别战舰后,舰体内的免疫系统反应,空间塌陷接二连三的出现,大量的舰体区域被烧成了熔融的岩浆。并且还伴随着天然气管道爆炸一样的喷流。
       ……
       这一战,卫铿独立个体是有损失,应该超过了三位数。
       但是整个方舟级别舰队算是没有了,久蓝星最终只是逃出了两艘。自此之后久蓝星的星海区域中,不存在追击卫铿的决心了。
       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中第一次出现了:仍然维持碳基基座的溯源派系对纯能量化七级高阶生命体,在正面作战中进行猎杀。
       双方生命体的能级差距是非常巨大。
       其意义不下于一百公斤的自然个体,对数吨重食肉个体进行“食物链倒转”的猎杀。这相当于人类点出了长矛和火焰,对着霸王龙开战。
       当然从科技上来说,卫铿碳基个体,加载的“冶炼暗能”已经经得住考验。
       整个加载过程中,一共完成了上亿个步骤。这样的工艺是这个位面上应许星人不敢想的。就如同还停留在城市手工业造弓箭的水平文明,不敢想象现代工业中智能手机生产链的规模。
       被卫铿打下来的,那位七级暗能者名字叫碧月,也就是被卫铿锁在时空中关押了二十个久蓝星年的宗主。…
       携带暗能冶炼武装的碳基卫铿,与纯能量化的她在五米范围内面对面交锋。
       卫铿给过她机会,但是她选择了的最后任性一下,即:在投降前她要弄死面前的“普通”卫铿进行泄愤,然后再认可失败。
       但是,卫铿嘛一起吃饭,生活,学习,每一个个体都是“中人之姿”但要是面对死亡,没有任何一个是“普通”。
       面对碧月的爆起,卫铿采取了“熄灭”战术
       所谓熄灭就是,将高能生命,部份能量级别,被强行降低到可以容纳液态水稳定。
       而这种“熄灭”可比强行将碳基人类心跳静止的伤害大。
       碳基卫铿对面前这个碧月,完成了致命能量流逝!摧毁了她的平衡,让其彻底完蛋。
       这是第一次突破暗能等级对七级暗能者消灭,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科技将要进步。
       垂死挣扎和真实观察的路线碰撞即将在宇宙中演进。
       …打完这一战后,卫铿在幽暗宇宙中宣布了,自己不会亡…
       在失乐星上,一道来自造物大黑洞的信息束在战后落在中央折跃点。
       轻速亦:“唉,没想到,又和我见面吧。”
       卫铿笑了用半开玩笑,半不客气的道:“所以,说,你来这是干什么,对义结金兰的事情想的怎样?”
       轻速亦目光迷离(如同狐狸一样媚眼):“嗯,你至今都不愿意给我一句上位的称呼?我可比你尊长的多。”
       不得不注意,此时轻速亦和卫铿的对话很平等。
       这是因为轻速亦感觉到时空未来中,卫铿会很壮大,固然她可以压制一波卫铿,也只是推迟这一天到来。
       卫铿:“尊长?你再生了好吧,我可是一把屎,嗯,我可是把你拉扯大的。”(一把试一把尿,是二十世纪梗,三十世纪人没人懂。)
       轻速亦不再纠缠上述问题:“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一下。”她打开了星际云,此时震寻在此时星海时空系的位置空缺。
       轻速亦:“她还活着吧?”
       卫铿抬头看了震寻大黑洞的方向,点了点头。
       卫老爷表面上非常镇定,暗地里立刻对自己监察者们询问:‘放人的问题’
       景谷雨和白灵鹿正忙着检查震训,景谷雨正在掰开震训的牙齿判断应许星人几百万来吃坚果的演化特征。
       而这边白灵鹿拿起通讯给卫铿的回应是:“已经录入时空名单,程序正在进行。”(简而言之,正在对震寻进行深入检查。)
       所以在这边卫铿摇了摇头:“暂时没法放人,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吗?”
       轻速亦叹了一口气:“那就,她时空监察权,由你暂时负责。”说罢,她甩出了一个时空晶体,没等卫铿询问,就直接离开了。
       卫铿看着这个时空晶体,系统立刻给予了说明:
       这是一个单向维度井口,现在单看这个维度井,是黑黢黢的,但是此时在井口中的主世界监察系统,则是在这个维度井口中标注很多维度出口,这些维度出口是链接很多位面的。
       其中一个,就包括空扭位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zmlcn.com。

文旅融合看泰安丨三次精准升级,带领山东润声印务占领行业制高点。
“市民随申气象台”将在今年年底前上线。
美国典当店老板将含有日军侵华照片的相册送至中国总领馆,表示希望相册对中国的史学研究有参考意义。
济南积极推进“无废城市”建设打造“无废细胞”工程。
/这世界很合理/带汁的猪脚/风起流殇/伊若白璇/凤凰涅槃之歨谋天下/素coffee。
/轮回之异世归来/綮鸣/神魔偃骨刺/期子归/六十年代外卖系统/哆啦胖胖。
/[香蜜+剑三]山有木兮卿有意/栖南山/渡弦殇/符旖/重回2003/雨雪紫冰辰。
/愚者的世界/凡塔斯/网游之非常召唤/醉忆从校区分布到教学安排,从食堂就餐到班级分班……老师们事无巨细地为家长一一解答。
夏斌校长应邀参加本次活动,会议由副校长张本春主持。
茶话会上,于建春书记对全体班主任的辛勤付出、努力工作表示由衷感谢。
5月28日,出笼记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邀请函,这是出笼记陈菲菲继5月13日在宁波举行的全国高中生物学新教材经验交流暨培训会做案例分享后再次收到的人教社的邀请函。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